中国文明在线首页 本报首页 版面概览
往期回顾
   
当前:B3(2018年04月12日) 上一版 下一版
家乡的春天
汪翔(湖北)
        春姑娘来了。
        春天的天空一碧如洗,像碧玉一样澄澈透明,像水晶一样澄澈空灵,像大海一样澄澈深广,仿佛是从最美的梦中抽出来的一部分。云彩一朵一朵地点缀在碧空中,洁白如雪,如朵朵玉兰绣在丝帕上。云朵不时地变换着形状,更有几片闲散的流云,或丝丝缕缕,或如鳞如波,或如兔如松,轻盈无瑕。
        冰雪消融,溪流淙淙流淌,“叮叮当当”地摇着小铃,仿佛在向春姑娘表示感谢。春风拂过蓝宝石般的河面,泛起清波,倒映着蓝天白云。水草在蓝天和鹅卵石间招摇,鱼儿在白云和碧草间穿梭,乌龟趴在石头上悠闲地晒着脊背,白鹭唱着多情的恋歌在河面上翔舞。数不清的水鸟聚集在水边扑打着翅膀,时而低头觅食,时而用嘴梳理羽毛。还有一群小鸭,在河水里快乐地游来游去。
        小草偷偷地从土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挺直了腰杆,迎风舒展,满怀激情地吟着春天的诗。正在拔节的麦苗儿,不几天就成燎原之势,像绿色的地毯轻轻覆盖在田野上。一大片一大片的竹笋,从土里探出头来,一夜之间就已长出了不少。春风拂去层层笋衣,竹笋逐渐换上一身嫩绿的新装,瘦俏纤柔,婀娜多姿。阳光亲切地抚摸着竹林,竹子节节拔高,仿佛要去亲吻蓝天。
        明媚春光里,迎春花最先露出笑脸,黄澄澄的,一丛丛,一簇簇,四处蔓延。惹得桃花、杏花、梨花,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竞相开放。春的原野上洋溢着多情浪漫的气息,这时开得最盛的要算油菜花,与近邻的小麦和紫云英等油绿相衬,田野里犹如被画家抹上了浓重的色彩。春风拂来,泛起一圈圈涟漪,那铺天盖地的金黄起伏着,涌动着,翻滚着,云霞般流动,火焰般淋漓,磅礴而浑厚,热烈而张扬。
        林子里,各式各样的野花也争先恐后地纵情怒放,白的红的黄的蓝的紫的,五彩缤纷,令人目不暇接。开在路旁的,像是农家女遗落的一块块头巾;开在山腰的,恰似仙女舞动的一条条绸带;开在溪滩的,如同村姑晾晒的一件件衣衫。这看似不露痕迹的随意涂抹,却把山色映衬得更加妩媚艳丽。无数的蜜蜂蝴蝶,从这一朵花飞到那一朵花,辛勤忙碌,翩翩起舞。
        村口的杨树和槐树泛出了淡绿色,梢头绽满了嫩嫩翠翠、密密麻麻的芽苞。柳枝挂满了新绿,千万条柳丝张开了她们黄绿色的眼,摆动着腰肢,如少女的舞蹈。漫天飞舞的柳絮轻轻飘落,飘落在草地上,飘落在水面上,飘落在我的衣襟上,点染着记忆里缤纷的童年梦境。追逐这雪白的柳絮,好似也追逐着那份纯粹的童年欢乐。
        杜鹃鸟在枝头欢快地呼朋引伴,百灵鸟上下翻飞,尽展歌喉。小燕子穿着乌黑光亮的燕尾服,剪刀似的尾巴一翘一翘的,在空中往来梭巡,那俏丽的姿态与美妙的弧线简直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天上的云雀,林中的金莺,都鼓起了她们的如簧巧舌,桃花听得入神,禁不住落了几点粉泪,一片一片地凝在地上。不知名的野花听得大醉,也和着节拍一会儿倒,一会儿起,没个正形。
        我坐在河边的草地上沐着春光,仰望天上的流云,风从河面吹来,空气中到处浮动着泥土和野菜的清香。一群孩子在草地上放着风筝,孩子们牵着风筝线跑过大桥,在麦田里奔跑,他们恣意放线,尽情欢呼,风筝线牵着的老鹰或大蜻蜓时起时落,空中到处都是风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