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在线首页 本报首页 版面概览
往期回顾
   
当前:B3(2018年04月12日) 上一版 下一版
青白茼蒿饭
汪亭(安徽)

        茼蒿又名蓬蒿,是山野之菜。春天的乡村,家家菜园子里都随处可见,一棵棵矮短的身姿,蹲在一畦一畦的菜地里,墨绿的叶子内敛稳重地弯垂着,悄悄伸展。
        这种绿叶蔬菜,是农家饭桌上的常客,几乎天天都会与乡邻们打照面。早晨,农妇们挎个小篾篮,去菜园逛一圈,掐几把菜薹,铲几棵茼蒿,午饭的菜肴便有了着落。
        一盘清炒茼蒿,水灵灵地缱绻在白瓷碟上,就着米饭,细细嚼来,香中有点涩,涩里透着甜,十分清胃爽口。
        到了农历二三月,去菜园瞧瞧,葳蕤一片,遍地的茼蒿已不再是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娇嫩姿色,她们整齐地拔节抽薹。粗长的菜秆,茂密的绿叶,让主妇们开始焦心担忧——不能再让茼蒿肆意生长了!
        于是,各家各户赶忙将它们全都割回家中。做菜,显然是吃不完的,索性剁碎了蒸饭吧。
        第一步是备料。装两三升米,搬出石磨,将米磨成粉。接着把那些茂盛的茼蒿放在大木盆里剁碎,而后,烧上一锅开水,将细碎的茼蒿倒进开水锅里,除去苦涩,用铁铲来回焯几分钟,再捞到瓷盆里待凉。第二步是炼油。年前腌制的腊肉,割出一块来切成丁,放到热锅里熬至焦黄后盛出备用。第三步是蒸饭。把焯过水的细碎茼蒿连同米粉一起倒入锅里,放上熬好的油和肉丁,还要加些开水,用竹筷均匀地搅拌。到这时就可以点火加柴烧了。等上半个钟头,香喷喷的热气扑面而来。要做成茼蒿饭,还有最后一道工序——向铁锅四周浇些菜籽油,一边浇一边慢慢翻炒。此刻,茼蒿的清香和着腌肉的腊味,散发得愈加浓郁,不觉让人垂涎三尺。
        童年时候,家里的茼蒿饭并不好吃。青涩的蒿叶,粗糙的米粉,盐都放得很少,更是看不见丁点油星,吃起来非常青涩寡味。那时蒸好一锅青白的茼蒿饭,要吃上好几天。在贫瘠清苦的乡下,母亲蒸着一锅锅茼蒿饭,勤俭节约地操持着一家老小的生活。
        如今,吃茼蒿饭已成了家乡清明时节的传统习俗。站在灶旁,端上一碗香气腾腾的茼蒿饭,一口接一口地咀嚼着,菜嫩粉细,腊油飘香,这便是故乡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