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在线首页 本报首页 版面概览
往期回顾
   
当前:七版(2018年04月17日) 上一版 下一版
盼望
        刚上小学的时候,我就常盼望爸爸能穿着帅气的军装接我放学,让同学们都知道我的解放军爸爸。可爸爸在部队,一年难得回家一次。爸爸说,等他转业了再好好陪我,我就盼望着爸爸早日转业回来。
        两年后爸爸转业了,可他依然那么忙,早出晚归,经常他回到家时我已睡了,早上我起床前他又上班去了。我多么盼望爸爸能有时间看看我写得工工整整的作业,看看我考满分的试卷,能摸摸我的头夸夸我。爸爸说,等过一年半载业务熟悉了,就抽出时间多陪陪我。于是,我盼望着这一年赶快过完。
        谁知,眼看一年时间快到了,爸爸又被派到遥远的马边彝族自治县当驻村扶贫的第一书记去了。我已经好几个月没见到他了,连过年他都没回家。我真想不明白,爸爸怎么对别人那么好,而对我们就不管不顾呢?妈妈说,等爸爸帮扶的贫困村脱贫致富了,爸爸就回家了。
        可我真的好想爸爸,我让妈妈带我去看看爸爸。为了快点见到爸爸,一大早我们就从成都出发了,到达乐山后,我们坐了一辆开往马边县的面包车。一路上的山路都是急弯,车子左右晃动得厉害,我和妈妈以前都不晕车,这次却一路上吐个不停。司机叔叔看我们难受的样子,专门停车让我们休息一会儿,这时,我们遇到了山体滑坡,车子离最近的大石头只有十几米,我和妈妈都吓到了。司机叔叔说,幸好是因为我和妈妈晕车,停车休息一会儿,我们才幸免于难。
        经过一路颠簸,我们终于来到爸爸所在的村里。崎岖的山路、村里破旧的木板房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那所只有3个老师的村小学里,我和14岁才读二年级的俄木哥哥成为了朋友。他说是我爸爸来了之后,说服了他爸爸,并解决了上学费用,他才上的学。我看到了曲别大娘家4口人挤在一间既是客厅,也是卧室和厨房的狭小木板房里,周围都是缝和窟窿,透着风。大娘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说:“咱家的新房子正在修呢,有100多平方米,在山下,为了修这新房子,你爸可没少操心呢!”我听得出来,大娘说这话的时候很高兴。爸爸还带我看了村里正在修建的路和集中修建的彝家新寨。爸爸说,再过一段时间,全村所有贫困户都能住上好房子,走上致富路了。
        我终于明白,爸爸为什么经常不回家了。此刻,我盼望的,就是爸爸帮扶的贫困村早日脱贫致富,盼望那里的小朋友们能拥有和我一样幸福、快乐的童年,盼望我长大后能像爸爸一样,有爱心有勇气有能力去帮助更多的需要帮助的人。
        成都师范附属小学慧源校区
        五年级二班  张宇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