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在线首页 本报首页 版面概览
往期回顾
   
当前:七版(2018年04月17日) 上一版 下一版
沿途的风景
        人生是一列通往远方的火车,路途漫漫,大多数人都在努力追寻着远方的风景,却往往忽略了车窗外,沿途的每一站,都有美丽的风景。
        火车从童年出发,那时候妈妈在离家较远的小镇上班,每天早早出门,傍晚赶最后一班公交车回到家里。爸爸在另一个更远的小镇工作,一个星期才能回来一次,我便与外婆生活在一起。
        每天早晨,菜园里的大公鸡会神气地叫上几嗓子,催我起床,之后我便与胖母鸡、肥小鸭们一起玩到傍晚。每当这时,都是我最期盼的时候,因为我就要见到妈妈啦!我会匆匆忙忙地一把拉过外婆的手,“婆婆,我要找妈妈,找妈妈……”常常没等外婆反应过来,便一溜烟地小跑到村口,去等妈妈。外婆呢,总是手忙脚乱,一边揩着汗,一边伸出胳膊,想抓牢我的手,“哎呦,宝宝呀,别摔着喽!”终于,妈妈背着小布包,向我们走来,两眼笑成了弯弯的月亮。我挣脱外婆的手,开心地扑进妈妈的怀抱。夕阳下,三个人有说有笑,影子被太阳拉得很长,笑声在山野里久久回荡。
        火车继续往前开动着,将我带到了图书世界。这一站的风景,格外美丽。家中的书房,学校的图书室,还有小城的图书馆,都是我静享阅读之趣的天堂。我爱读《诗经》《纳兰词》,一首首诗词,像是河塘里的青荷,清新素雅,在微风中摇曳。我爱读文学名著,它们像人间仙境,先是一些落叶小草,朴实幽静,只有顺着小径渐渐地走到深处,才会发现那里的鸟语花香。在精彩的故事里,我渐渐懂得了这世间百事,它们所反映的社会现象、人生百态,引发了我深深的思考。当然,我更爱那甜蜜的童话,爱那戴帽子的兔子从我的心上跃过,爱那优雅的黑猫跳着华尔兹,爱那笨笨的小熊慢慢学爬树,每一个童话,都是一个甜蜜的梦。
        火车又经过了街头公园。你看,一些大爷大妈们,正穿着统一的服装,精神抖擞地打着太极拳,那扎着马尾的漂亮姐姐正在跑步,还有几个小学生正在玩着捉迷藏的游戏。你听——“啪!”是公园一角的一群老人,正在下象棋。两位对弈的老人,被一群棋友围着,有几个人还七嘴八舌地支着招儿:“下这里!将军!”“吃呀,吃炮!”到了关键时刻,棋友们会双手握拳,微微颤动,脸涨得通红,两眼直勾勾地盯住棋盘。倒是两位对弈者,神态怡然,静观棋盘,随即一手提棋子,“啪”地落在棋盘上。赢的人不骄傲,输下来的人,也不沮丧,“胜败乃兵家常事”嘛。时光,随着落子声、议论声缓缓流去。夕阳,老人,一盘棋,风景这边独好。
        火车继续向前,下一站是什么?沿途的风景是否会更加美丽?我期待着,期待着……
        安徽省繁昌县
        第三中学八(10)班 刘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