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在线首页 本报首页 版面概览
往期回顾
   
当前:B3(2018年08月09日) 上一版 下一版
家常
黄慧(四川)
        家常”,是一个多么平淡的词,虽然无处不在,充盈着我们的生活和记忆,却总是被忽略。年少不羁时,向往的是出众、张扬,惊艳。穿衣服要挑最新款的;写文章,一定要绞尽脑汁,语不惊人死不休;向往的爱情是轰轰烈烈,海枯石烂。人在平庸的日子里,却织着最绚丽的梦,憧憬着鲜花着锦,步步生莲。
        但始终逃脱不了这凡俗,这日复一日的寻常岁月,而我,仍是最普通的一个我。
        不知从何时起,我渐渐喜欢上了这家常的味道。
        它平淡,朴素,却不庸俗,如阳台上悄悄绽放的一朵朵小茉莉,从不争妍,用缕缕芬芳陪伴着夏日人家的漫长光阴,不刺激不浓艳,却最安心定神。开了,就开了,谢了,就谢了。如每一个季节,每一个节气,每一天,寻寻常常,生活,淡然而温情地继续着。
        家常,是家乡的小桥流水,小船从垂挂常青藤蔓的桥下经过,人们在水边淘米洗菜,说着家长里短;杨柳树间,飘过一片片彩色的衣裳;远处的田野,油菜黄了麦苗正绿,几双燕子飞入寻常百姓家。这是最真实的生活,弥漫着亲切随和的气息,无风起云涌,也无大喜大悲,却应了那句话,人间有味是清欢。
        烟火气息,是日日三餐的家常,青瓦上生出苔痕,门前的旧对联褪了几分颜色,是光阴里的家常。那天,坐车经过附近郊县,风轻云淡,处处皆是景致。路旁一家不多大的菜园,却是层层叠叠的青绿,玉米苗、空心菜、南瓜藤,小白菜……园子那边,是自建的楼房,粉墙,黛瓦,院里有小孩玩耍呼叫,再寻常不过的情景,却让人心头柔软。与繁华无关,却有一种平民的欢喜闲适。
        春天檐下听雨声潺潺,脚边卧一只慵懒的猫,我听雨,猫贪睡,皆偷得浮生半日闲。暑热时撑了花伞去集市剖半只西瓜,用大勺舀着吃;赤了脚在冰凉地板上跑,何必顾什么形象,家常就是不伪装,在外面可以装,唯独过日子不能装,也装不下去的。秋天时忙着晒萝卜干、豇豆干,长长的一串串挂在阳台上,渐渐脱去水分,最后用塑料袋分装,感觉像收藏了一个丰盛慈悲的秋天。等到了冬天,家人围坐一起吃火锅,喜气洋洋。
        是的,数不胜数四季里的家常,确无大事,但都是时光的点滴,酿出情绪的细节。
        家常是与世界的接近,以为是妥协,渐渐却发现,这里藏着很多的美好与快乐。
        家常无毒无公害,可以完全放松,不必正襟危坐,也不必有任何顾虑。
        家常菜最是养人。材料不奢华,调味品也不复杂,更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添加剂,烹饪出来,却偏偏美味可口,让人大快朵颐。下班回来,走到楼下,忽然闻到谁家炒菜的香气,烟火之气,饭菜香。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我回来了,微微疲惫,闻着这家常菜的香味,更多的却是满足。
        家常菜,吃得踏实,而且做菜的掌勺大厨们,可谓各有各的手艺和经验,这才是真正的私房菜,独此一家。母亲的厨艺很好,无论是煮一小锅粥还是烧一大桌菜,她都不慌不忙,游刃有余。姑婆来我家,她已八十高龄,却还亲自下厨,为我们做脆皮鱼,这是她最拿手的菜。我在一旁打下手,见她颤动的银发,以及娴熟的动作,心里温暖而感动。我也在别人家吃过饭,特别欣赏、敬佩会做饭的长辈,他们和我的母亲一样,勤劳吃苦,甘于平凡,一日三餐里,也倾注了他们满满的爱与关怀。
        买了两件家居服,棉质,素雅,在家里穿着很舒服。衣食住行,不过是琐碎的家常,而不是哗众取宠的走秀。关上门,做做家务,看看电视,给远方的亲人打个电话。问的也是吃饭了吗?你那边下雨了吗?
        激扬文字催人上进,而闲话家常则让人安宁。
        与我们最密切的是家常,包括爱情。夫妻间说着柴米油盐,工资孩子,没有了年少时的轰轰烈烈,惊天动地,在平凡的日子里,切实地忙碌,与生活紧密相连,任那细水长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