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在线首页 本报首页 版面概览
往期回顾
   
当前:B3(2018年08月09日) 上一版 下一版
老夏嫩秋
米丽宏(河北)
        立秋日,伏天未尽。
        夏老得只剩了一身骨,秋嫩得只是一个影儿。悄悄滋出来的一点秋气,入了水,上了树,沁到季节的皮肤里。
        阳光明亮,光线依旧笔直倾泻,像水一样洗亮所有的树冠,花枝的光影,清晰如剪纸。正午时分,风摇着地上的树影,人和狗,都恹恹地躲在树下乘凉。时光,亦如长夏的节奏,慢慢地慢慢地挪移。
        可是,树影已悄悄偏转了一点点角度,溽热被清风撕开了一道缝儿,一抹清凉溢了出来。早起、晚间,走在路上,秋气拂过小腿和脚踝,凉凉的,像从冰箱里刚刚取出的柠檬水。裙摆飘了一下,落下又被牵起,衣袂飘拂,便有了飞升之感。那种轻盈欲飞的感觉,断不是暑气所能给予的。
        秋气,澄澈,净凉,一点一点泛生;接下来,萧索,一步一步演进。我们就这样,发觉了夏季的撤离、秋天的登临。它仿佛不是季节的轮回,而是精神的产物。它盘踞在心灵和血液里,张望,寻觅,期待着外界的接应。
        葡萄不是熟了吗?带着一种被阳光烤紫的甜香,那样饱满,在秋气初萌之时,让人品尝到一种夏日终结时懒洋洋的芬芳,吃完一颗,心头回荡着一种微醺的甜。秋虫,不是闹起来了吗?野音闲适,弥漫如烟,蝈蝈、纺织娘、油葫芦……秋气慈悲,鸣声如雨,生命的长短尊卑,都不值一提。
        往往,立秋十余日,才见秋气生。立,是酝酿,是开始,是新生。它是刚抬起的脚步,是才叩响的门环,还不见旅途大观,也不见门庭盛景。
        秋,刚刚透出一点苗头。
        若四季真如刀裁般整齐划一,如编好的程序轮番上场,那岂不是太呆板、太分明、太拘泥了吗?就如一个做梦者,做梦之际已规划好梦的进程和结局,岂不无趣。季节的推进,它跟这个世界的变革一样,除旧中夹着新生,衰落里杂着兴起。那一点点春意思、夏朦胧、秋气色、冬韵致,便是除旧中的新生、衰落里的兴起。也许就是这样,追求,奋斗,破旧立新,后浪推前浪,多彩的四季和庞大的世界,借此缓缓向前。
        秋气一点一点溢出,季节渐渐演变。用不了多久,秋,稚嫩的臂膀,粗壮了,将蓝天一撑,天空高远起来,云淡,露凉,水清了,菊也黄了。一潭秋水,盛得下万物。像一个人,越过青春的山丘,进入中年,走着走着,峥嵘的头角,沉静下来;满脸的青涩,成熟起来。
        老夏,嫩秋,便是那转折处的一点点跌宕起伏。
        从此,人生进入秋凉,身体里,惊涛骇浪缓缓消退,渐渐汇流成一泓秋水,沉着平静。心上,有秋,不惟是愁,还是一种丰足,一种成熟,一种自得圆满,和圆融。四季宛如纸上行书,秋,是一管枯笔甩尾,洗尽铅华,尘埃落定,最好的境界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