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在线首页 本报首页 版面概览
往期回顾
   
当前:B3(2018年09月13日) 上一版 下一版
读竹随想
钱声广(四川)
        有段时间了,得闲我就喜欢去成都望江楼公园观竹。公园里的竹子品种甚多,就连如人面竹、佛肚竹、鸡爪竹、方竹、紫竹、绵竹、麦竹等稀有品种在那里也不难见到,因而被人们称为“竹的公园”。暑天里去看时,竹林中的新笋经过几个月阳光雨露的润泽,已成一片苍翠,在这幽篁如海的竹林中徜徉,深深地呼吸着空气中竹子的清香,让人不禁忘情于如诗如画的景致。
        国人自古就有爱竹的情结。先秦时代的《诗经》中记载有对竹子的赞语,“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以竹喻人,用竹来衬托君子挺秀清朗的风姿,展示君子的品格和才华;到了唐代,诗歌达到了鼎盛时期,咏竹之风更盛,有人统计过,在《全唐诗》中,与竹子有关的诗篇多达千余首;宋代,在“画竹”领域更是名家辈出、精彩纷呈……在历朝历代文人墨客的推崇下,竹子逐渐由一种普通的植物,演化成君子、贤人的化身,成为不惧严寒、顽强不屈、高风亮节的精神象征。“岁寒三友”中有竹,“四君子”中也有竹,可见“竹”在国人心中的分量之重,其已然以一种符号的形式深深融入到中华文化的基因之中。
        望江楼公园的前身,是明清两代时为纪念唐代著名女诗人薛涛而建的崇丽阁、濯锦楼、浣笺亭等建筑,民国时,辟为望江楼公园。因薛涛一生爱竹,后人便在园中遍植各种佳竹,公园里专门建有“读竹苑”,苑内翠竹丛丛,叠石相配,构成一幅幅竹石图景。
        记不清我已来过这里多少次,但每次来,我都会产生些许新的感悟。那些重重叠叠、密密匝匝、郁郁苍苍的竹林,婆娑于步道旁,形态各异,妙趣横生,它们有的修直,有的挺拔,有的苍劲,无不展示着奋发向上的力量,让你在观赏品味的同时领略出一种精神与气质。
        我在一座翠竹掩映的亭子中静坐下来,一边品着茶,一边听着竹子间的轻言细语。当微风拂过时,竹叶飒飒,与风絮语,如唱一曲古乐,如吟一首古诗,其况味如古人咏竹画竹,尽显幽清之态。每每这时,我总想用自己对竹子的解读来纪念那些用心奋斗过的日子,以满腔的挚爱写尽竹的品性。
        年少时,我家老屋前有一片小竹林,之所以称之为小竹林,是因为和其它地方的竹子比起来,这里的竹子显得瘦小,且竹叶也细小零落。记得有一年的落雪时节,小竹林周边的林木落尽了叶子,一派冷落萧条,唯有被白雪压着的竹枝上,但见一抹浅绿,坚韧而又倔强,此景给我印象颇深,让我在凛冽的寒风中产生了对竹子的敬仰和喜爱。于是,我把“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这首诗工整地抄写在日记本的扉页上,作为激励自己的座右铭。后来,著名的书法家谢季筠先生知我酷爱竹,便将郑板桥的这首《竹石》诗手书予我,他把“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咬”字写得尤为传神,将竹子俊逸挺拔的形态生动地立于纸面之上。
        在历史名人咏竹的佳作中,郑板桥的诗我尤喜吟诵。郑板桥一生酷爱竹,以竹为伴,写竹、效竹,可谓是把竹子读懂了的,留下了无数脍炙人口的咏竹佳作。我曾将他那副“虚心竹有低头叶,傲骨梅无仰面花”的对联书写悬挂于自己的书房中,时时鞭策提醒自己:正直才正大,有节得节操,中空喻虚心,生活中处处皆是做人的道理。
        郑板桥曾做过“县吏”,他为官讲底线,不随波逐流,尤以心系民生、两袖清风名世。郑板桥任潍县知县时,正值山东大灾,他整日为灾民奔波,白天劳顿,夜不能寐。听到冷雨敲窗,风吹疏竹,发出萧萧之声,他立即联想到百姓的安宁,于是起身展纸作画,成就了传扬于世的《墨竹图题诗》:“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这一首题画诗,真可谓人竹相应,肝胆相照,道出了 “位卑未敢忘忧国”的家国情怀,可见其如修竹般的品性。
        写到这里时,我不禁浮想联翩。我曾在杜甫草堂中,面对千竿翠竹怀想诗圣杜甫对竹子的钟情——他的一生虽多在穷困潦倒、颠沛流离中度过,但他爱竹。据史料记载,在草堂刚刚建造的时候,杜甫就以诗代函向友人索取竹种,植于草堂,后来,又以“我有浣花竹”的竹,作为浣花溪草堂的代名词,可见,身处逆境中的杜甫对生活永不低头。此刻,我又置身于望江楼公园这片翠竹林中观竹、读竹……我想,落于竹间的,并非都是阳光雨露的恩泽,也有凌霜傲雪的折磨,那咬定在山岩上的竹子,那挺立于山野中的竹子,本就是一种坚韧不拔的立场,一种顽强不屈的力量,一种蓬勃向上的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