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在线首页 本报首页 版面概览
往期回顾
   
当前:B3(2018年10月11日) 上一版 下一版
寒露野菊分外香
赵利勤(河南)
        当风起叶黄、鸣蝉噤声的时候,当出门加衣、鸟雀萧条的时候,户外早有凝露打湿地面,只不过,此时的露水寒气渐浓——寒露时节到了。
        古代人们把露作为天气转凉变冷的表象。白露节气“露凝而白”,至寒露时已是“露气寒冷,将凝为霜”——下个节气就是霜降。此时,去郊外看一看,秋风扫去了收获的繁华,庄稼地里冬小麦刚刚播种,正是土地裸露的时候。崖畔田角,荒郊野地,草枯虫藏,人影难觅,只有灿若金币的野菊,仰着羸弱但不懦弱的脸,在寒风中摇曳起伏——只是起伏决不倒伏,寒风稍不留神,它就会趁机直起腰杆,哪怕只有片刻也要挺立。
        在野菊丛中徜徉,露水会毫不留情地打湿你的鞋和裤角,或者再粘上几截枯茎叶梢。我俯下身子,凝视着面前的野菊,在周围的野草呈现病态、气息渐尽的情况下,我似乎听到了野菊金色的、健康的笑声,这笑声决不是对别人的嘲笑,而是自我自尊自强的笑,这种笑也只有野菊才配拥有,因为此时在山间地头,能耐得住寒露侵袭并笑得如此灿烂的,只有野菊。
        寒露的寒,预示着四季轮回的不可抗拒;野菊的野,张扬着以弱胜强的鳌头霸气。如果此时没有野菊在崖畔谷底铺天盖地开放,没有野菊在清冷寒秋如火如金地沁香,神奇美丽的大自然将全都是衰草连天、黄土漫漫的无奈和凄凉。这野菊,听着萧杀的秋风开着、看着趋暖的大雁笑着、喝着冰凉的露水长着,它不说话,或者说着人们听不懂的话,时间一天天过去,它的花瓣也终将落下,但它并不失落,因为它是秋日里开到最后的坚守者。
        不知是寒露成全了野菊,还是野菊装饰了寒露。总之,寒露照样来,野菊年年开,它们都在各自的轨道上运行,相交的地方有了碰撞,野菊迸发出了那如火一样的光芒。野菊不羡慕有的花轨迹只在风和雨润的春天,也不羡慕有的花只留恋阳光充足的夏天,它是为填补万木凋蔽的秋天而生的,虽然颜色单调,但若能把秋塞得满满的,它也就知足了。
        寒露时节,我看着野菊,野菊也在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