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在线首页 本报首页 版面概览
往期回顾
   
当前:B3(2018年11月01日) 上一版 下一版
柴门清欢
杜明芬(浙江)
        黄昏时读诗,读至张岱的一句“林下漏月光,疏疏如残雪”,很容易就联想出一幅月光与竹林相映成趣的画面,林下月光星星点点,犹如残雪,自是美极了!然而,除却这极美的意境,“疏疏”两字也颇得我喜爱——温婉可人的时光从柴门的缝隙中跑出,疏疏地落在奶奶搭的藤架上,便是我童年中最美好的记忆。
        记忆中的故乡,总有一扇柴门半开或虚掩着。推开门,便可见奶奶栽种的瓜果,长长的藤蔓拖着茂盛的苍绿,各色的花朵携着馥郁的芳香,吹奏着童年的歌谣。一束阳光斜照进来,洒在猫咪黄白相间的背脊上,洒在爷爷歇息的竹椅上,慵懒的清欢生活便出现在眼前。
        在城市生活得久了,总是容易回想起往事,却不曾想记忆竟能如此清晰。没有华丽装潢的柴门小院里,桌上一碟素菜、一碗白粥,屋前几棵杨柳、几处花丛,偶有客人来访,煮上一壶清茶,天南地北的故事便永远聊不到尽头。柴门之外,农忙时,家家户户都在田野垄间翻地、耕种、收获……这便是一天的生活了,恍然间似刚刚经历过的场景,这才知自己尝过清欢的滋味。
        许多文人墨客都喜欢隐逸的生活,如陶渊明的采菊东篱、林和靖的梅妻鹤子、竹林七贤的闲坐幽篁……在红尘滚滚的俗世里,我们是否能如他们一般追求清欢?然而,似乎所有人都在被纷扰的世事消磨着,很难有人能停下脚步去看一片叶的飘零,更难静下心来听一朵花的盛开。日子久了,这种“难”仿佛便成为了一种习惯,成为了一种理由。
        多年前,读到苏轼的 “人间有味是清欢”这句诗时,还不懂清欢是何种滋味,只是莫名羡慕这位文豪的从容安静、自在悠然,直至我一个人去了远乡,在陌生的城市里,当灯红酒绿的喧嚣、擦肩不识的孤独都一一展现在眼前时,我才知晓了清欢的难得。在寂寞的时候看夜色,总是很容易想起故乡的那一扇柴门,那时我发觉,原来柴门中藏着一味叫“清欢”的药,它在时光的磨洗中被熬制成了凉茶,年少时品一杯,品出了血气方刚的简单与无畏;中年时品一杯,品出了时光易逝的无奈与劳累;暮年时品一杯,品出的是疏淡闲逸的平和与朴素。
        “繁华尽处,寻一无人山谷,建一木制小屋,铺一青石小路,与你晨钟暮鼓,安之若素。”这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生活,但于现实而言却很难做到。既然如此,不如修一颗云水禅意的心,在烟火的气息里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在窄窄的阳台上种几株花、在暖暖的午后泡一壶茶、在雨夜的时候听听雨、在空闲的时候读读书,让心得到安宁,在凡尘俗世里装上一扇柴门,生着微微炉火,熬着淡淡清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