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在线首页 本报首页 版面概览
往期回顾
   
当前:B2(2018年11月03日) 上一版 下一版
月下抒怀
钱声广(四川)

        秋月如盘,月华似水。那溶溶的月色,清丽而柔和,似淡雅的轻纱,笼罩在天地之间,让万物静静地沐浴着她的光华。
        我喜欢在这样的月色下漫步,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
        四十年前,我入伍来到川东的一个大山深处,成为了一名警卫战士。一年四季,朝霞暮云,月升月落,不知多少回,我踏着月色上岗,见惯了如钩新月、晓风残月、春花秋月、松间明月……当然,月下也有我思乡、思友的情结。
        没有月光的大山之夜,是静悄悄的。哨所旁,那一株株低矮的马尾松在风中摇曳着,疑似一个个蠢蠢欲动的坏人,以至于我们这些新兵每次进行巡查时精神总是高度紧张,甚至发生过一名战士对马尾松喊:“谁!口令!”未见松回答,又疑松在动,于是这名战士对着马尾松就是一刺刀。慢慢的,我们对周边环境熟悉了,胆量也就大了些,尤其是在月明之夜站岗,那简直就是在享受月光之美。月光下的那些马尾松也让我产生了新的认识,它们多么像我们的战士挺立在哨所旁,守望着这片大山,坚守着自己的岗位。
 后来,我走出了大山,但这段难忘的生活经历一直珍藏于我的心底,每逢明月之夜,我都会忙里偷闲地在月光下走一走,凝望那一片神圣的皎洁,那是风吹雨打也不能磨灭的悠长思念;那是客居异地也不能阻断的怀乡积淀;那是记忆中与故园重逢的深情眷恋。
        我曾听过德国作曲家约翰内斯·勃拉姆斯的《摇篮曲》,这是一首旋律优美轻柔、节奏摇曳起伏的曲子,形象地表现出了在月光如水的夜晚里,母亲哼着儿歌,轻摇摇篮陪伴婴儿入睡的动人情景。整首歌曲洋溢着母亲对孩子的千般怜爱,万种柔情,我想,勃拉姆斯在创作这首曲子时,心中定是有一轮精神的明月高悬。
        月亮有很多美丽的名字,其中最美的,是“婵娟”,她呈现出大自然通透的灵性,诠释了明月之夜神秘、永恒、无限的美。同样是好月,苏东坡对明月的体会更有一番滋味。这位北宋著名的文学家一生经历过三次大的贬谪,“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两个句子可谓是咏月之经典,哲理深厚。也许正是在月华之下,他生发灵感,创作出被誉为冠绝千古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把人世间的悲欢离合之情纳入对宇宙人生的哲理性追寻之中,终成穿越时空的妙笔华章。
        在《前赤壁赋》和《后赤壁赋》中,苏东坡也都写了月色,尤其是他的《前赤壁赋》,那种达观、超然的思想通过文字跃然纸上,不禁让人击节叫好,为他的旷达胸怀心生敬意。人与月、情与理、幻想与现实,在苏东坡的笔下达到了和谐的统一,他的辞藻披着月华,闪耀于宇宙,在渺茫星空中留下了独有的朗月余音,留给后人咀嚼不尽的千古绝唱。
        月已西沉,我却仍无一丝睡意,沐浴在这样的月色下,我不禁陶然,思想也随着月光穿越起舞。看来,今夜注定要无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