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在线首页 本报首页 版面概览
往期回顾
   
当前:A1(2018年11月08日) 上一版 下一版
最严控烟令更要配套最严落实
朱永华
        从本月开始,又一个中国城市加入严格控烟“阵营”。11月1日,《西安市控制吸烟管理办法》正式施行。该办法规定,室内公共场所、公共交通工具及部分公共场所的室外区域全面禁烟。近年来,我国城市控烟的立法步伐加快,但在实施过程中,城市的“烟火”依然难以完全熄灭。如何弥补监管空白、完善戒烟服务,考验着城市管理者的智慧。
  烟草对身体健康的危害众所周知,对公共场所、公共交通工具等区域实行控烟、禁烟也已经得到越来越多人的理解和支持。但在“烟草文化”十分浓厚的现实社会中,要让一些“资深”烟民在禁控烟区域自觉自律不吸烟还存在一定难度。而且,在许多人的思想意识中,吸烟既是微不足道的个人习惯,又关系到所谓的面子尊严,劝阻方式稍有疏忽就可能酿成矛盾冲突。由于监管层面处于“九龙治水”状态,不少部门工作人员仅有管理权“劝阻”,而没有执法权“处罚”,造成一些部门对控烟的积极性不高,甚至是“睁只眼闭只眼”。
  应当说,无论是最近西安市出台的“最严控烟令”,还是以往其它城市推出的控烟措施,制度设计上都具有很强的刚性,但在落实执行上,却都相对软弱,除非有突击性的“联合执法”,日常监管实际上是处于“纸上谈兵”状态。几年来,执法部门对禁烟区吸烟者开出的罚单寥寥就是最好证明。
  制度的成效在于落实执行,尤其是对于吸烟这种普遍存在的社会陋习,无论制度条款上如何“最严”,得不到认真落实执行,不仅会损害制度本身的权威和严肃性,也让公众对有关部门禁烟的诚意产生怀疑。制度不能只作为法庭上的裁决依据,更应当在社会管理实践中成为不能触碰的“高压线”。
  许多城市在控烟问题上,不同程度地存在“雷声大雨点小”的问题,控烟、禁烟令一地比一地严,媒体营造的声势一地比一地大,联合的部门一地比一地多,但最终取得的成效却难言让人满意。以北京市为例,2015年,北京市施行“史上最严控烟令”,在“带顶”和“带盖”的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但从去年11月到今年1月,“无烟北京”微信公众号就收到群众对违法吸烟行为投诉举报3920件,其中写字楼占比竟达到43.4%。
  很显然,相比起社会其它方面的治理,控烟存在涉及面广、卫生健康观念不一和戒除烟瘾难的诸多问题。而且烟草生产销售经过国家的合法审批,正常烟草消费更受到法律保护,要对这样一种“装在兜里合法,叼在嘴里违法”的行为进行治理,确实考验着城市管理者的智慧。但无论如何,控烟、禁烟既是大势所趋,更是利国利民的健康大计,在制度设计和治理“技术”还有待完善的情况下,唯有狠抓现行控烟令的落实执行,方能收到预期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