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在线首页 本报首页 版面概览
往期回顾
   
当前:B3(2018年11月08日) 上一版 下一版
枕着父亲的鼾声入眠
刘超(湖北)
        为了帮我们接送孩子上学,父亲从乡下来到城里。晚上,妻子为他整理好床铺,可父亲却久久不肯睡觉,我很纳闷:是感到城里太嘈杂喧嚣,还是换个环境有了陌生感?在我的记忆里,父亲最大的特点,就是倒头便睡啊!
        禁不住我的再三询问,父亲像个小孩,嗫嚅道:“我睡觉打鼾,声音大,怕吵着你们。所以你们先睡,我最后再睡!”
        听着父亲的话,我心里酸酸的。这一点,我是知道的啊,从小我就是听着这鼾声长大的。再说,哪有儿女嫌弃父亲有鼾声的,这一说让我心里十分不安。
        夜更深了,父亲还在房间里吧嗒吧嗒地抽着烟……
        聪明的儿子小声说:“我们装睡吧!”他首先佯装打起了鼾声,小家伙扯着细溜溜的嗓子,还挺像的,时而像涓涓的流水,又像汩汩的山泉……随之是妻子均匀而平静的呼吸声,这声音似乎比平时要夸张得多……没过多久,我也加入这部《鼾声奏鸣曲》,有我这个男低音的加入,和声效果显得特别好……
        此时,我们一家三口的鼾声时高时低,忽细忽粗,抑扬顿挫,不用预演,不用彩排,便演奏得如此惟妙惟肖、形象逼真。不算大的房间封闭性好,本身就是一个天然的音响,把一切渲染得十分和谐。
        我一边“打着鼾”,一边听着父亲房间里的动静——脱鞋、换衣、上床……随之就是如雷的鼾声响起来,操心的父亲终于睡了……
        父亲的鼾声确实大,气壮山河,儿子悄悄蒙起了头。但是,我听着这鼾声是那么的熟悉、亲切,感觉真好!在父亲的鼾声中,我们一天天长大成人,如今,已很少听到这熟悉亲切的鼾声了,可这久违的声音如天籁之音,今夜又回荡在我的耳际,带给我无尽的幸福味道……
        记得小时候晚上睡觉,在老家那个土炕上,听着父亲的鼾声我就不那么害怕了,仿佛有一种安全感包围着我。大热天,父亲从地里割麦子回来,咕咚咕咚地喝上一大碗凉水,然后倒在炕上就呼呼大睡,听着父亲的鼾声,我们兄妹几个将臭袜子放在父亲的鼻子旁,父亲却纹丝不动,惹得我们哈哈大笑,父亲醒来后仍继续去地里割麦子。现回想起来,那时真是太不懂事了……童年,父亲的鼾声带给我们多少幸福和回忆。
        如今,父亲本该歇一歇享享福了,可他心里却始终放不下土地,春种秋收,长年面朝黄土背朝天,他的背都微微驼了。无论我们当儿女的怎样劝父亲来城里享享福、听听戏、转转公园、安享晚年,但父亲总感觉城里生活不习惯……
        夜更深了,天上升起了一弯月牙儿,月牙儿弯弯正把月光洒。父亲的鼾声依旧,而我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