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在线首页 本报首页 版面概览
往期回顾
   
当前:A2(2018年12月06日) 上一版 下一版
种田先赚“认种费”,职业农民成“红人”
——宁夏乡村振兴见闻
        宁夏是西北地区重要的商品粮基地,素有“塞上江南”“鱼米之乡”的美誉。近几年,蓬勃发展的现代农业为当地农村发展助推动力,增添活力,尤其是国家乡村振兴战略实施以来,塞上大地春潮涌动,农业农村领域不断推陈出新,绘出一幅乡村兴旺美丽的崭新画卷。
        生态种养
        催生“稻田革命”

        宁夏平原,黄河由南向北流动,宛如玉带,这里沟渠纵横、稻香鱼肥、瓜果飘香。今年春耕前,笔者曾来到宁夏贺兰县通义村采访,当时村里正大规模改造稻田,田旁新修围式鱼塘、有机蔬菜长廊等。
        “村里通过成立合作社、鼓励农民以土地入股等方式实现了土地规模化经营,试验推广稻、鱼、蟹、蔬菜共生互补的有机稻生态种养模式。改造稻田是为了扩大生产规模。”通义村支部书记马瑞宁说。
        通义村还创新销售模式,发展有机水稻“认种”,将农田分割成若干片区,由企业、城市家庭认领片区土地的收获权。去年,客户在通义村“认种”一亩地,需交3000元“认种费”,平时田里农活由村里的合作社完成,田里产出的有机大米、有机蔬菜和生态鱼等农产品全部配送上门。
  这种模式很快获得市场认可。今年,通义村每亩地“认种费”增加到3600元左右。“每亩地年收益平均翻了一倍,而且有订单,稻米不愁卖。”宁夏荣辉农民专业种植合作社理事长荣辉说。
        在宁夏,通义村的成功并不是孤例。近年来,订单农业、认种认养农业、土地入股、统种分管等农业经营新模式在宁夏农村遍地开花,在解决农产品销路问题的同时,推动农业生产标准化、规模化、集约化。“农业发展有好势头,我们干事也更有劲头。”马瑞宁说。
        职业农民
        “让获得感托起成就感”
        从春播、秋收到冬灌,宁夏灵武市某农业社会化综合服务站负责人王海刚时常奔波在田间地头。当地农民把近533公顷耕地托管在他的农业服务站,在保证颗粒归仓之前,王海刚丝毫不敢大意。
        “农民每年为每亩地支付750元托管费,地里的活我们全包,还保产量、保质量,农民只等庄稼种出来卖钱就行。通过我们牵线,农民还和一些粮食加工品牌企业签收购合同,收益更加稳定。”王海刚说。
        王海刚的服务站里有不少农技专家,还配备了各种大型农机具,生产中节本增效效果显著。“我们一天能平整上千亩土地,并且通过水稻精量穴播技术,每亩地可以少用十几斤种子,直接节约30多元成本。同时,由于农资统一采购,还能享受到批发价的优惠。”王海刚说。
        这中间的实惠农民看得见。“我家的1公顷地全托管了,委托服务站按照企业订单要求种植优质水稻,除去托管费,平均每亩地净挣1200元,服务站还雇我干田间淌水等零活,一年打工收入近8000元。”灵武市杨洪桥村村民李怀说。
        近两年来,宁夏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如雨后春笋般涌现,除了提供农业生产全托管这种“打包式”服务,还提供农机作业、农资供应、病虫害统防统治等单项农业生产性服务,而像王海刚这样懂市场、有技术和实力的职业农民则成了农村“红人”,他们通过规模化、机械化、专业化生产手段,有效改变着传统农业生产方式。
        “种田凭技术和专业,一年收入几十万元,当个职业农民很有获得感和成就感。”王海刚说。
        美丽田园
        “引来游客,记住乡愁”
        金秋时节,罗山脚下,宁夏红寺堡区西川村,酿酒葡萄园一眼望不到边,葡萄园旁,一排排民房整洁气派,树木、凉亭、风车长廊、休闲广场等点缀其间,美不胜收。然而,多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荒滩。
        “我们都是从宁夏南部贫困山区搬迁来的生态移民,比起老家,这里地势平坦、用水方便,可一切都要从头建设。”西川村村民侯国栋回忆说,2006年他搬来时,一刮风黄沙遮天蔽日,被子里、碗里都有沙子。
        近些年,在政策扶持下,西川村产业迅速壮大,发展酿酒葡萄种植园333公顷,并引导葡萄种植业和旅游业融合发展,使西川村逐渐成为“景村一体、产村一体”的美丽乡村。夏秋季节,前来采摘、游玩的人络绎不绝。
        据悉,宁夏通过拓展农业功能,推进种植与旅游等产业深度融合,提高农业综合效益。其中一些农村不但突出了地域特色,还将农耕民俗文化融入产业发展,取得良好效果。
        宁夏吴忠市利通区牛家坊村,从无人机俯瞰拍摄,农村民居、农业生态园、农家乐等镶嵌在一片桃林里,路在林中、家在园中、人在景中。村农耕民俗文化博物馆900多平方米,展示着近万件旧时农村生产生活用具,农耕文化体验区里老油坊、老醋坊、石磨面粉坊依次排开,游客可在体验劳动中购买自己生产的农产品。
        “在我们村不但能欣赏田园美景,还能体验农村传统文化,游客爱来,来了也能留得住。这几年,仅村里农耕民俗文化博物馆的参观人次就超过12万,我们村成了城里人向往的地方。”牛家坊村村主任马尚民说。
        (新华社 陈晓虎 靳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