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在线首页 本报首页 版面概览
往期回顾
   
当前:B2B3(2018年12月06日) 上一版 下一版
戈壁里的白杨
泸州职业技术学院人文学院 庞艳
        我们与杨老相遇在我们需要补给时。
        那时我们刚刚走完出藏入疆最为难走的蜿蜒山路,车子疾驰在一马平川的荒漠上,触目皆是风雨剥蚀的裸岩、随意堆积的砾石和无边无际的黄沙。等到我们用完了车上最后一点热水时,日光开始变得暗淡,车外的温度也很快降了下来,还刮起了风。听着风声夹杂着碎石滚动碰撞的声音,我心里越发不安了。见我无心观景,父亲安慰我不必紧张,让我注意观察,等到看见白杨的时候就会有人烟了。
        我依着父亲的话,两眼紧盯着窗外,唯恐错过一棵白杨。果然,车行近一个小时后,一排高大的白杨赫然挺立在天地之间,宛如一堵高墙,夕阳余晖中,树枝随风摇曳,沙沙作响。而白杨树边,确实有座房子。
        轻叩房门,迎接我们的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屋子不小,却只有老人一人。我们十分意外——如此荒凉的戈壁还有人居住,居住的还是一个老人!老人很热情,知道了我们的来意,热心地给了我们热水热食,还主动邀请我们进屋里睡。我们慢慢攀谈起来。
        我们了解到,老人姓杨,退休前是一名边防警察,一干就是整整四十年。退休后,他也曾经返回原籍住过一段时间,但怎么也不习惯,心里老放不下这一片荒漠,于是决定在离边防不远的公路旁住下来。听着老人的故事,我敬佩他能数十年如一日地坚守于此,但我却不明白,他为什么选择这荒凉之地。
        为了感谢老人,我们多停留了一日帮他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老人在屋后开辟了一块菜园子,菜的长势不是很好,蔫蔫的。
        屋前屋后都有白杨,它们深深扎根于这片土地,守护着这一方天地。
        老人在第一缕阳光洒进屋里时,便离开了——进行他每天的早课。他会在清晨阳光还算和煦的时候做早操、跑步,跑到什么时候浑身舒畅、尽兴了,才回来。
        老人每日都在寻找,寻找水源、植物和最适合种树的地方。他说,他在这里呆了十一年,找到了三处水源,种了二百七十一棵白杨,现有二百三十三棵白杨存活。他很骄傲,也感到满足,这些白杨就像他的孩子一样,能陪他终老,也能替他好好地守护这片土地。
        忽而,我想起茅盾礼赞白杨的句子:它伟岸,正直,质朴,严肃,也不缺乏温和,更不用提它的坚强不屈与挺拔,它是树中的伟丈夫。
        回到家已经一个多月了,依稀之间,我仿佛又看见一片荒凉的戈壁里,老人站在屋前满足地微笑,在他旁边,白杨闪着银光,顶天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