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在线首页 本报首页 版面概览
往期回顾
   
当前:B2B3(2018年12月06日) 上一版 下一版
我的讷言天使,我的“差评”警察老爸
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学院 漆美瑶
        我慢慢长大,开始习惯了这个从不去开家长会、从不送我去补习班,也几乎不帮妈妈做家务的警察爸爸。他不会了解我在学校新交了什么朋友,不会知道我数学考试又考砸了,不会知道我受了什么委屈,他只会在周末带我和妈妈回爷爷奶奶家吃顿饭,问我零花钱还够不够花,偶尔的假期带我们出去玩一圈。
        面对这个无比熟悉也无比陌生的他,曾经的我,连声“爸爸”都叫不出口。
        我并不是不记得他的好,并不是不知道爸爸的爱是“敏于行而讷于言”。只因自小将妈妈的辛劳看在眼里,赌着气,选择性地忽略了。许多年,我都在心里给了他“差评”。
        变化从何时开始的呢?或许是看到他从百公里外的抗洪一线回到家,裤子还是湿的的时候;或许是去年我在英国突然生病进了医院,他鼓励和陪伴我的时候……
        我们真正开始“交谈”应该是从我大一时开始——他开车接送我,每次短短三十分钟的车程是我们父女对话的好机会。他小心地问我学校里最近发生的事情、我最近吃得怎么样、心情好不好,安慰我几句“不急,慢慢来,要心平气和”,却似乎从来不问我考得怎么样、得到了什么荣誉。
        一次和妈妈聊天,她说:“每次你生病,最着急、最不淡定的人是哪个?是你爸。”我开始回想,的确,每次我一生病,他都忙着挂号、拿药、交费,忙前忙后。
        大二时,我因接连遭受打击而情绪濒临崩溃。他给我发了一条长长的消息:“瑶瑶,我从1992年开始当警察,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了。其间有开心也有挫折。虽然工作岗位有些变化,我却从来没想过要争着当什么大官,一方面我做不到,能力不够,另一方面是责任太大,我感觉承担不起。我就想做好我的本职工作,做好自己,过好自己的生活。我一直努力做到每天都开开心心的。你还年轻,不要把要求定得过高了。” 在这段话的最后,他还加了三个跳跃的小企鹅表情。
        他从来没有和我说过他的工作,所有的酸甜苦辣、险恶挣扎都被他好好地藏起来,不让我发现。他在黑夜里穿行的时候,是必须勇敢和果决的人民警察、法律的捍卫者;当他疲惫地回到家,他也尽他所能,做一个或许并不完美的儿子、丈夫、父亲和自己。
        现在的我,不时会以“医生”的身份“敲打”他,要他尽可能保持规律的饮食和作息。他每次都满口答应,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照我说的做。但我知道一件事:我的警察老爸,是世界上最好最特别的老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