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在线首页 本报首页 版面概览
往期回顾
   
当前:4版(2019年01月11日) 上一版 下一版
崖柏的风骨
王南海(河北)
        巍巍太行,莽莽苍苍。
        行走在太行山深处,你会惊叹于一种存在——陡峭的太行山绝壁高达几十、上百米,在悬崖之上,一种植物顽强地生长着,那是崖柏。
        崖柏在峭壁上巍然屹立,有着一种神奇的英雄色彩。
        你无从想象,当年这颗种子是如何落在如刀斧砍就的悬崖峭壁之上,又是如何深深地扎根在石崖的缝隙里。没有丰水,没有沃土,甚至连栖身之所都小得可怜,可是,崖柏没有抱怨,强大的生命力给予了它巨大的信念——活下去,就是它的全部信仰。
        崖柏是孤独的,在无边的旷野中,它唯有紧紧地抱着峭壁,每日与石崖相依相伴。没有水,没有土,甚至连享受一下阳光都是奢侈的,可是,崖柏却将孤独过出了一种精彩,它将自己的身躯依着山势曲折向上,直到长成一株傲立于天地间的崖柏,长成一道让人赞叹不已的风景。
        山风肆虐,让崖柏形成了极为扭曲的姿态,然而,正是这种扭曲,却生成了摄人心魄的美感。崖柏的枝干造型仿佛是燃烧的熊熊火焰,它们簇拥着向上,向上,那代表着崖柏的风骨——无论如何艰难,也要望向天空。有些崖柏的枝杈很多,像极了开屏的孔雀,呈现出一种舞者的美;有些崖柏的枝干竟形成了漂亮的“阴阳色”,赤素相间,仿佛是一幅自然天成的画卷,那奇特的纹理里似乎写满了光阴的故事……我曾见到这样一株崖柏,它的根系盘根错节,树皮纹理清晰,在树干裂开的地方,年轮如刻,清晰可见。有人抚摸着其断裂的截面,说:“不知它已经生长了几百年”,是啊,在自然条件十分恶劣的生存环境中,崖柏的生长速度非常缓慢,而那株崖柏似乎已看淡了风霜雨雪,看薄了沉浮起落,呈现出一种宁静、豁达、淡泊的状态。
        也许,崖柏从还是一粒种子时就知道,自己不会有良好的生存环境,但是,既然来世上走一遭,就要活出一种风骨。崖柏追求的,从来不是完美,也不是永恒,而是一种生命的力量。每日与悬崖相对,每日努力生长,天长日久,崖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美,这种美,美得惊心动魄,美得让人慨叹,是任何一种植物无法与之比肩的,是崖柏独有的震撼之美。
        人们说,崖柏的色彩是那么沉静,时间越久,油性越显,越有香味。你很难想象,这样一种饱经磨砺的树木,竟然可以散发出让人沉醉的清香。细细地闻那香味,芳醇浓郁,温润绵长,仿佛岁月中的种种苛刻没有在它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反而让它越发具有沉积之美,散发出自信的馨香。
        人,不也应该活得像一株崖柏吗?无论出身如何,无论在何处成长,都要努力向上,朝着天空、朝着阳光、朝着光明的方向。也许卑微,却并不低贱;也许平凡,却充满希望;也许其貌不扬,却内心含香——这,才是生命应有的风骨。
        愿你我如一株昂然的崖柏,任它寒风凛凛,任它悬崖绝壁,逆境中所经历的一切,只是为了让我们更美,更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