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在线首页 本报首页 版面概览
往期回顾
   
当前:B3(2019年05月15日) 上一版 下一版
雨前雨后
杨丽琴(安徽)

    收了种,种了收,是小满前后的主旋律。

    油菜收了,谷子种了,还有很多小活儿,薅草,锄地,清沟,翻场,晒籽,包括栽几株辣椒、茄子,给豆角搭架,为西红柿剪叉打枝,边边角角地点一些芝麻、大豆,都得见缝插针地做。

    菜园里,玉米秧苗已经有一尺多高了。天气预报说,这两天有雨,婆婆一从山场下来,就去整那两畦菜地,她一眼就看懂了庄稼的长势,直说:“玉米秧一天就长一大截儿,都急吼吼地要移栽!”下雨前,将该种的种了,该栽的栽了,当雨丝钻入土里,秧苗便活鲜鲜地扎下了根。这雨,就是庄户人心头上的定根水。

    翻锄,打眼,移栽,一遍又一遍,一趟又一趟,两畦菜地被修整成方方正正的块状,土也被锄得细细碎碎、松松软软。勤劳的婆婆手里松开扁担就是锄头,她的口头禅是“人不动,身体都要生锈,忙忙碌碌的日子才让人心里踏实”。婆婆种地像在土地上绣花,有条不紊,不慌不忙,她栽种下的秧苗横成排,竖成列,一眼眼,一行行,像绣在土地上的针脚。

    一不留意,太阳就藏到了云层的后面,不肯露出面容,天灰蒙蒙地阴沉着。这几天里已不知有多少次这样的玩笑了,地里劳作的人很镇静,只瞥了一眼苍茫茫的天,就低下头继续忙手里的活儿。

    阴就阴吧,还说不准下不下雨呢。

    “嘀答,嘀答——”忽然,雨点落了下来。

    “下雨了!”有人喊了一声,一瞬间,村子里的身影忙碌了起来。有人挎着篮子进了菜园,有人挑着粪箕三步并作两步地冲进了田埂,有人拉着板车快步走向村外的公路,“突突突突……”淅淅沥沥的雨声里,旋耕机的声音显得更加地繁忙。

    黑云在头顶涌动着、翻滚着,如波滔汹涌的海浪。风从山上直追了过来,天仿佛捅了一个大口子,雨“哗啦啦”地倾盆而下,风助雨势,雨借风威,千万道粗犷的雨线在天地间肆意扯动。红的、白的、蓝的、绿的,透明的……各色雨衣犹如田野里争艳的花儿,那是一幅流动的田园百花图,空寂的村子也随之生动了起来。

    一阵急雨后,雨渐渐地小了,雨丝变得绵绵的、细细的,那些忙乱的身影也开始不紧不慢起来。这种绵绵小雨,农人们大可忽略不计,甚至清清凉凉的雨还可以让人精神倍加。人们全身心地忙着手里的活儿,谁会在雨里虚度时光呢?用庄户人的说法,要“赶生活”呢!

    一场雨,打湿了炊烟,打湿了瓦砾,打湿了树叶,也打湿了庄户人的裤脚……